那瞬间已成永恒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1 13:51
  • 人已阅读

那霎时已成永远  许多时候,霎时都邑定格成永远。

  2020年5月12日,汶川地动纪念日。

  在日历上找到明天,默默地抚摩着,像抚摩着妈妈的脸庞,我显露了久违的愁容

效用。可看了日历许久,不由留下了眼泪。泪越积越多,肆意地在脸上流淌,落到地面,收回“嘀嗒”的响声。轻轻地拭干了泪,抑制住自己想哭的表情,默默地穿上外衣,向屋外走去。去了以往最喜欢的花店,买了束向日葵,便回家了。

  待回到家,已为时不早了。把幽香扑鼻的花儿放到家园的土壤旁。默默地站在那处,用手轻拂那花儿。闭上眼,心里想的,念的都是妈妈。也许是太阳已升高,又或许是这花香把爸爸唤来了,待我展开眼,爸爸就在我的眼前。爸爸患有老年痴呆症,平日里就像小孩子同样。他用鼻子闻了闻那花,见香便拿曩昔一瓣一瓣地掰下来,边掰嘴里还念念有词:“一瓣,两瓣,三瓣……”见多了这类情形,也见怪不怪了。从花束中拿出一支插在土壤中,默默地为妈妈祈祷。不由又想起了那段旧事。我是一个侥幸的孩子,在汶川地动中活下来了,可是母亲为了保护我,就此在四川的大地上觉醒。当时我只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,不记得母亲的涓滴,但我晓得母亲是爱我的。她愿用她的性命来换回我的在世。长大后,到外埠工作了,一年回不了几回家,便把家园的土壤带来。每次为母亲买花总有一个习气,等于买向日葵。我认为母亲的愁容

效用绚烂了我的整个性命。我一切无关母亲的事迹都是从我义母口中听到的。她说,她是一名记者,在报导汶川地动中,发觉了我的母亲与我,母亲到时拼尽全力帮我护在她怀中,她呼吸中止时都是那样的姿势,而我却奇迹般地活下来了。从此以后,她便成为我的义母。我问她:“为什么要认我做干女儿?”她屡屡老是如许回覆:“在我见到你妈妈的第一眼就震撼了,霎时就有种想把她的爱连续上来的激动。”

  一声“小欣,别哭”!将我唤回了事实。眼前的爸爸正用他那粗糙的手指擦拭我的泪。看到这,心中霎时充满了“至多我还有你”的动机。我真的很谢谢爸爸,他用他那衰弱的身躯为我创造了一片小小的寰宇。

  有时,激动等于一霎时。

?

上一篇:心怀使命,毅然前行

下一篇:没有了